<option id="ovz9p"></option>
  • <nav id="ovz9p"></nav><tbody id="ovz9p"></tbody><tbody id="ovz9p"><center id="ovz9p"><progress id="ovz9p"></progress></center></tbody>
  • <tbody id="ovz9p"><center id="ovz9p"><xmp id="ovz9p"></xmp></center></tbody>
    <nav id="ovz9p"></nav>
    <nav id="ovz9p"><font id="ovz9p"></font></nav>
  • <progress id="ovz9p"><sub id="ovz9p"><font id="ovz9p"></font></sub></progress>
  • <nav id="ovz9p"></nav><nav id="ovz9p"><font id="ovz9p"></font></nav>
    <var id="ovz9p"><input id="ovz9p"><s id="ovz9p"></s></input></var>
    <var id="ovz9p"><input id="ovz9p"></input></var><var id="ovz9p"></var>
  • <tbody id="ovz9p"></tbody>
  • <nav id="ovz9p"></nav>
  • <tbody id="ovz9p"></tbody><nav id="ovz9p"></nav>
  • <tbody id="ovz9p"><sub id="ovz9p"><progress id="ovz9p"></progress></sub></tbody>
  • 陈向东怒斥做空质疑。

    陈向东回应一切

    2020-04-08 19:54:2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孙颖莹  

      “跟谁学不是靠融资活下来的。跟谁学是在弹尽粮绝的时候,我拿钱让跟谁学活下来的,所以我会把每分钱花到极致。”

     

      来源|多知网

      文| 孙颖莹

      图片拍摄|多知网

     

      4月8日,跟谁学召开春季媒体沟通会,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就近期“跟谁学财务数据存在造假的质疑”进行了回应。

      除了回应财务质疑外,陈向东谈及盈利秘诀时如是说道:“很多人看流量,跟谁学看的是流量背后人的信任和情感。当你把流量当流量,它就只是个流量。如果把流量当人,可以人传人。”

      就在此前2月,做空机构 Grizzly Research 发布了一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报告称跟谁学有夸大财务数据、刷单等问题。彼时,跟谁学曾回应:“我们认为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4月6日,跟谁学在2019年经审计的年报发布之后,再次在其IR网站针对2019财政年度年报回答了投资者的疑问,发布《致投资人》公开信。跟谁学指出,德勤会计师事务出具的是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审计意见的措辞与新东方、好未来有些不同,原因在于跟谁学上市未满一年,享受萨班斯法案(简称“SOX法案”)的豁免。

      虽然审计报告由德勤会计师事务出具,审计后的年报与审计前的并无差别。

      然而,投资者产生了一些疑问,比如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意见书中没有任何意见字样,且年度报告中的大股东名单比招股书中的短等等。

      质疑声仍然存在。

      日前随着瑞幸被爆数据造假、爱奇艺被做空等信息的披露,跟谁学也再次被置于风口浪尖之上。

      但随着质疑声不断,曾坦言要退于媒体聚光灯之后的陈向东,决定亲自下场,面对质疑。

      01

      对做空报告“哭笑不得”:跟谁学对控股公司只有扶持没有合并利润;郑州买楼单价约为5000元

      此前的做空报告中,提到两点:其一是家长家(北京优联环球教育)是跟谁学利用来从其利润表中转出部分销售费用的公司,Grizzly Research怀疑,跟谁学应确认的费用比实际披露的要大得多;

      其二是工商信息显示,跟谁学的VIE公司北京百家互联在1月13日收购了郑州凯通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建筑物总投资才7500万元,跟谁学支付价格高达4倍之多。存在夸大资本支出,进行资金转移。

      针对前者,陈向东回应称,早在2017年跟谁学把To B业务砍掉,聚焦B2C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时候,跟谁学采用了两种策略其一是关掉,其二是拆分。

      百家云和天校就是拆分的两个业务之一。

      从百家云业务来看,跟谁学并没有在这家公司持有任何股份,跟谁学为了支持其活下去,还给了300万元的启动资金和过渡费用;从天校业务来看,除了跟谁学给了300万元之外,陈向东本人还出资了700万元,并以优惠的租金为其提供了办公场地。

      “跟谁学并没有从这些公司手里拿钱,反而给了他们支持。”陈向东说。

      针对做空报告提到的“家长家”,即前文提到的北京优联环球教育这家公司,陈向东提到,早先家长家创始人熊骁离开学大加入跟谁学,但在后期公司发展过程中,发现熊骁与跟谁学的业务发展并不匹配。陈向东决定出资资助其创办家长家,做家长服务。陈向东提到,其本人最多持有家长家10%的股份,跟谁学持有25%的股份,并为家长家的发展提供3年的办公场地支持,直到2018年年底家长家搬离跟谁学办公场地。受2019年微信打击裂变生态的影响,家长家目前收入并不高,每个月大概20-30万的收入。

      “对于家长家,跟谁学没有注入任何的利润,反而在不断的给予其创业补贴。”陈向东说。

      针对郑州买楼、涉嫌资金转移的质疑,陈向东提到,对于选择郑州作为跟谁学的新一辅导老师运营中心,河南出身的陈向东本身就对家乡存在私人情感。其次,河南有1亿的人口,有非常多的优秀老师,得中原者得天下。从这个意义上,陈向东选择郑州又不是出于私心。

      陈向东提到,这家位于郑州经开区核心地段的65800多平的楼,初步作价是3.338亿元,综合起来单位定价在5000元左右。这一价格在郑州经开区的核心地段,不是质疑的理由。

      针对银行利息的质疑,陈向东提到跟谁学去年一年现金账上是27亿多,这些还不包括回购股票的8000多万,加起来就是超过28亿。

      “有人就会说你们没有利息吗?你们利息也应该有1个多亿,你们账上利息也没有那么多。”陈向东称,在上市时跟谁学创始团队持股比例超过83%,老股东退出的钱都是陈向东个人的钱买走的。即使在上市增发时,跟谁学也坚持只增发8%。陈向东称,跟谁学不缺钱,把家长、学生服务好就是天然的财富。

      “我们回购了8000万的股票,付了1个多亿郑州的第一笔付款。为什么跟谁学钱少了呢?因为我们做的第一个动作,把拿到2个亿美元的75%存了一个3年的保本的定期。因为我对公司信心,我不需要钱,所以利息体现不出来。”陈向东说。

      02

      不担心竞争,前端投放一致差别在后端

      陈向东提到,做教育要从竞争思维中跳出来。

      陈向东坦言,很多人向陈向东有过发问,猿辅导融资、新东方在线发力大班课,其怎么看?陈向东称其逻辑就是做教育那么多年,教育不是一个流量生意,它关乎到孩子的成长、温暖、兴趣、青春年华、真正的成长。

      “弄懂了教育的本质,你就不会慌别人先抢到了100万人次学员的服务。况且中国有2个亿的学生,这个比例还小的多很多。”陈向东说。

      与此同时,陈向东提到,“即使大家都进入大班课赛道,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他可以整合世界的资本让更多中国人享受在线教育,这是学生之大幸、家长之大幸、民族之大幸。”

      “我们在去年9月份见美国一个人,他说我觉得你们中国太了不起了。我们研究了美国那么多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的产品、技术、互动领先美国三年。我们查了报表,美国类似公司的产品、内容、技术、研发加起来200人,而跟谁学产品、内容、技术研发有1000多人,并且中国人每日每日加班熬夜。”陈向东称,尽管这一说辞不排除有夸大成分所在,但基本是基于事实。

      只是这种竞争的环境,首先证明了大班课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型,具体体现在质量好、效率高、成本低三个方面:跟谁学选择的是市面上最优秀的老师,质量高,为了保证更高的教学质量,跟谁学又在引入辅导老师团队;300个在线老师可以解决过去3万个线下老师的产能问题,并且可以进一步放大产能,因此效率高;一切都在“云”端解决,没有房租、没有时间通勤成本,所以效率高。

      其次,这一外围竞争也在某种层面上导致家长的期待值、要求度变高,这也就敦促着跟谁学提供更加优质的产品。

      陈向东提到,跟谁学在外部的投放策略上与市面其他机构并无不同,虽然2018年有很强的微信红利支持,但之后跟谁学也是通过抖音、头条等公开渠道投放。跟谁学的成功更多的体现在续班率、扩科率等方面。

      “任何能从外部买的东西,各家都是一样的。但是流量买来之后,通过你的主讲环节、辅导环节、销售环节、技术体验环节,这是有天壤之差异。”陈向东说。

      陈向东说,在疫情期间,不少大班课赠送了免费课,这就如同发大洪水,“每家就那么点老师、那么点组织能力,你想想当年跟谁学这个平台曾经有1个亿的用户IP注册,最后留下了多少呢?中国N个平台,有1个亿、2个亿用户,让他转成教育用户试试?家长看个广告就会选吗?就会试听吗?试听了会买正价课吗?买了孩子会坚持吗?会留存吗?会扩科呢?”

      陈向东提到,“近段时间我觉得很多投资人懂我们了,跟谁学的定价好像和别人不一样,跟谁学好像对直播双师的定义跟别人不一样,跟谁学的销售和服务和别人不一样,跟谁学的续班率、扩科率、转介绍率和别人不一样。”

      陈向东提到,有句投资人的话,2019年,头部的在线教育公司的现金净流出是8个亿、10个亿、15个亿,而跟谁学现金净流入去年是快13亿。“一负一正,我们现金是多出来20多个亿。”

      陈向东公布了几个数据:

      第一,2019的年报披露跟谁学员工总数是6400多人,其他公司可能是1万多人。“我不认为人多就一定产能多。”

      第二,很多人看流量,跟谁学看的是流量背后的人,流量背后人的信任和你的情感。当你把流量当流量,他就是个流量,如果把流量当人,是可以人传人的。

      第三,跟谁学人效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薪酬高。跟谁学主讲老师比行业高50% 销售高40%,辅导老师高30%。

      此外,陈向东透露在今年春季还对辅导老师作了涨薪的决定。

      在高途课堂武汉辅导老师的专场宣讲会上也证实了这点。以武汉地区为例,宣讲会提到训练营辅导老师(短期班、低价班)在2月3日前无责任底薪3500元,现在涨到5000元,提成是按照阶梯核算,远高于武汉平均薪资水平。首年年薪10-20万,其中无责任年薪保底10万;普通辅导老师无责任底薪涨薪至4500元,首年年薪8-20万(有效续班率前70%保底10万元,前10%保底15万元)。

      “每个伙伴到了跟谁学 我都会跟他说要拿到超越史上的薪酬 并且这个薪酬不是我给,是客户给的,所以你能否给到超越史上的高效率。”

      陈向东类比道:“后来我去新东方,去做武汉学校,我第一年做了1500多万的利润,新东方集团利润的近1/4。很多人质疑武汉大学生多,但其实我们少儿和中学也做了。新东方真正少儿、中学的第二曲线,是从武汉开始的。新东方后来负责少儿、中学都是武汉来的。武汉学校利润率曾经做到47%,新东方内部都质疑,有人说他们也能做到,我说你们吹吧,你们就没有付出时间、付出爱,实践证明你们做不到。”陈向东说。

      陈向东说,今天来做跟谁学的时候也是,很多人觉得凭什么别人做不出来你能做出来?陈向东举例称,这就像一个小女孩两岁,妈妈让她压腿,到了18岁突然压下去了,别人就说很漂亮。另外一个从来没有压过腿,让她18岁压腿,她腿就压断了。

      “大家都别忘了,跟谁学不是靠融资活下来的,跟谁学是在弹尽粮绝的时候,我作为创始人我拿的钱让跟谁学活下来的。一个公司花的自己的钱,和花的别人钱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会把每分钱花到极致状态。”陈向东说。

      03

      创业“信任”至关重要,试图作假的人员在历史上开除两次

      今日早间,陈向东在个人朋友圈及微博账号同步一条信息:

      早上醒来,又有好多朋友发来的“爆炸性消息”问候,基本上都是“又有一家中概股被做空了,又有一家中概股自爆员工作假了,又有文章黑料跟谁学了......" 我很是愕然,我们更加会懂得,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是非常脆弱的,更不用说不同国家之间的人之间的信任了。

      

      创办跟谁学的第一天,我们就确定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我们就把”诚信“作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一直到今天,“诚信”依然是我们最为珍贵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我还就“诚信”给跟谁学的全体伙伴做过近2小时的动员和培训。2020年元旦,我们80多位核心干部到遵义学习和走访,同时我们还利用这个时间一起阅读了《信任的速度》这本书,我们最为敬畏和最为谦卑的永远是品格、品德、品质、正直、诚实、诚信、善良等最为基本的东西。我们永远相信,时间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是一群向往美好的伙伴,在一起,创造美好,成为美好!

      陈向东提到,早在2014年11月份,跟谁学就发现平台上有老师存在虚假注册问题,内部很多人提议放他一马,给他一个警告处分,陈向东基于诚信的价值观,决定开除。

      2015年,陈向东提到是跟谁学非常焦虑的一年。在拿到融资之后,有两个巨头在比跟谁学拿得多,并且在疯狂扩张发展,这也对跟谁学后来的融资带来了阻力。有人提议可以通过作假数据来拿融资、上市,陈向东同样基于诚信的价值观,决定宁愿关掉公司也不作假数据。

      “这个人就问我诚信重要,还是公司活着更重要。我觉得如果不诚信,做这个公司干嘛呢。他问我如果公司没钱了怎么办,我说我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给跟谁学。当然,我也知道,动员我作假的人,我一定是要开除的。”陈向东说。

      陈向东称,尽管跟谁学饱受财务造假的质疑,但其对公司有信心。

      陈向东透露,在3月份其就已经考虑增持。因为跟谁学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其所有动作要符合法律,对于细节没办法太多披露。但陈向东彼时对股东提到,如果想卖股票,他都可以购买。

      “他们说都那么贵了你还买,我说如果你对未来有信心,你对当下就会有耐心。”陈向东提到。

      04

      回应高管离职:任何离开的伙伴都是为了找到更好的自己

      2019年12月21日,跟谁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张怀亭宣布离职;而2017年内部孵化业务独立的原跟谁学CTO李刚江、上市前因“家庭原因”离职的原跟谁学财务总监宋欲晓都先后宣布离职。

      陈向东也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回应。

      陈向东提到早期跟谁学有8个联合创始人,创业不容易,每个伙伴都起到了很大作用,后来要继续引入优秀的人并承认贡献,所以要给上联创的Title。

      但对于一个公司来讲,人员组织结构要适应公司发展。

      早期在跟谁学砍掉B端业务,聚焦C端时的战略调整之时,就不得不面对人员的调整,尽管这一过程非常艰难。

      而关于张怀亭离职,陈向东提到张怀亭是非常憨厚的一个人,在跟谁学创业过程中,其非常的坚韧,创业开始的时候每天休息两三个小时,非常累。在陈向东2017年决定谢绝外部所有访谈、活动,全部聚焦到业务时,张怀亭就已经做很多务虚的工作。

      陈向东表示,张怀亭也在通过这一年的时间找找定位,开始牵头做了微师的产品,后来团队做得不错,人也培养之后,张怀亭觉得跟谁学主战场是B2C,他想要休息。

      “我特别感恩于我们创始伙伴的绝大多数,他们善良、具有智慧,尽管他们不一定认同我,但他们在关键时刻都坚定的理解我。”

      陈向东说,跟谁学创业5年多,有的创始伙伴几年都没休息,决定休息一下;有的是身体存在问题所以要看身体;有的觉得新的战场使不上劲、发不上力,那换个方式支持跟谁学。

      “很多人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妖魔化,但跟谁学没有政治。跟谁学任何一个人的离开,都是基于两个要素:每个人找到自己最适合生长的氛围,跟谁学这个组织找到更好的生长的氛围。这两个氛围要达到最好的匹配。”陈向东说。

      陈向东提到,跟谁学在过去保持了3年500、600人的公司规模,他看过一句创业圈特别牛逼的话:一家公司能够在越小规模下保持时间越长,这家公司越牛逼。

      这段时间也是跟谁学不断拿捏每个人员配比、拿捏跟谁学组织力的时候。“我03年到集团做副总裁,兼人力资源总监,05年学习领导力,我对领导力、组织方面有很多思考。”陈向东说。

      陈向东坦言,尽管当前有很多质疑,但是其对这些质疑、诽谤充满了感恩,因为证明着有人在善意提醒你,也在敦促着你。

      事实上,早在谈及上市时,陈向东就曾提到上市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让监管透明,阳光下好成长。

      “我是一个特别农村的孩子,小时候寒冬中穿一条单裤,在被窝里冻得发抖。我今天有的比当年那个穷小子不知道好多少倍了。我为什么如此坚强、乐观、对未来充满希望,是因为我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我愿意把这件事定义为我们一起做的事。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令人惊叹的‘我们’,只有成为‘我们’,我们才会更好的美好、利他,让自己的生命绽放,让更多人因为我们让生命变得更加美好。”陈向东说。

      相关阅读:

    http://www.48m.org/industry/earnings/202002199926.shtml

    http://www.48m.org/industry/insight/202002279968.shtml

    新沂录荡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