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ovz9p"></option>
  • <nav id="ovz9p"></nav><tbody id="ovz9p"></tbody><tbody id="ovz9p"><center id="ovz9p"><progress id="ovz9p"></progress></center></tbody>
  • <tbody id="ovz9p"><center id="ovz9p"><xmp id="ovz9p"></xmp></center></tbody>
    <nav id="ovz9p"></nav>
    <nav id="ovz9p"><font id="ovz9p"></font></nav>
  • <progress id="ovz9p"><sub id="ovz9p"><font id="ovz9p"></font></sub></progress>
  • <nav id="ovz9p"></nav><nav id="ovz9p"><font id="ovz9p"></font></nav>
    <var id="ovz9p"><input id="ovz9p"><s id="ovz9p"></s></input></var>
    <var id="ovz9p"><input id="ovz9p"></input></var><var id="ovz9p"></var>
  • <tbody id="ovz9p"></tbody>
  • <nav id="ovz9p"></nav>
  • <tbody id="ovz9p"></tbody><nav id="ovz9p"></nav>
  • <tbody id="ovz9p"><sub id="ovz9p"><progress id="ovz9p"></progress></sub></tbody>
  • 这些曾经习惯了三尺讲台的老师们就这样走到了在线。

    他们,已经线上开学!

    2020-02-03 20:02:32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敏  

      文|王敏

      “如果我讲快了,大家就在下面互动区跟我说一下!”2月1日,湖北武汉高三“在线开学”第一天,黄陂二中高三一位老师正在进行在线教学。

      坐在电脑前,视线所及,是自己的讲义而非学生,无法通过眼神、表情判断学生状态,这位老师还在适应直播授课,时不时便会和学生们沟通一下状态。

      不仅是这位老师。毕业年级往往开学较早,开学季来临,越来越多的学校将课堂搬到了在线。这些曾经习惯了三尺讲台的老师们就这样走到了在线,成为2020年的新晋“主播”。

      

      武汉,在线开学!

      “非典那年,我还在上大学,当时学校都停课了。经历过非典后,我有预感,这次可能也会停课。”武汉市光谷第二高级中学副校长孙奇誉说。

      1月28日,武汉市教育局发布《武汉市中小学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期间开展在线教学实施方案》提出,2月1日开始,组织高三等毕业年级开展在线教学。

      “意料之中!”湖北大悟思源实验学校初三老师余琴说道。

      对于由疫情而引发的延期开学,大家没有感到意外,但并不代表没有担心。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明确要推迟开学之后,老师、学生、家长都有点着急。中考就还有几个月,过一天就少一天。”余琴说,“好在有在线教育能够为大家解决一点燃眉之急。

      1月26日大年初二,距离武汉封城过去三天,孙奇誉就正式接到了学校的通知,确定要“在线开课”。尽管并非毕业班教师,但作为学校教育信息化带头人,孙奇誉“临危受命”,要率先开始尝试。

      为了在2月1日实现高三年级“在线开学”,孙奇誉先后进行了四次“在线测试课”。

      其中一堂测试课上,孙奇誉习惯性地问了一句“写好了的同学吱一声”,评论区很多同学都互动地回复了“吱”。在武汉市光谷第二高级中学,无论老师还是学生,对于在线上课都还非常新奇。

      \

      在线开课,对于孙奇誉而言并不困难。尽管没有亲身实践过,但从孩子各种各样的在线教育课程中,孙奇誉已经熟悉了在线上课的流程,而且其自身的信息素养并不低。

      然而,并非所有老师都可以将在线开课作为易事。

      “学生还相对比较简单,只用点进去听课就可以,老师这边提出的问题比较多。”孙奇誉说,首先,不是每个老师都有良好的在线上课的环境。光谷第二高级中学的老师来自全国各地,分布比较散,很多老师不具备在线上课的条件,比如流量、网络等。其次,很多老师由于信息化素养不够,无法快速掌握在线开课的流程。

      不过,好在在线班级容量大, 高三年级500人左右,可以同时上课。光谷第二高级中学最后确定的方案是,每个学科备课组至少推出一位老师,至多两位老师进行在线授课,其它老师在线答疑。

      \

    (武汉市光谷第二高级中学一名学生正在上直播课)

      在线开课第一天,真正实践之后,老师们又有各种各样新的问题提出来,其中提的最多的一个便是“如何在线布置作业”。接受采访时,孙奇誉刚刚为老师们录制了一个“如何布置在线作业”的教学视频。

      “线上作业有一定的劣势,比如不留痕迹,不如纸质笔感好,但现在这个特殊时期,线上作业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 孙奇誉说。光谷第二高级中学引入了科大讯飞智慧教育服务。过去一学期,孙奇誉一直在学校进行平板教学,并且会通过智学网平台给平板教学班级的学生布置在线作业。

      “线上作业能够立刻批改、立刻反馈并且能够形成个性化报告的优势立刻显现出来了。”孙奇誉说,这为在线上课时期,老师收作业、批改作业提供了很大便利。

      与武汉市光谷第二高级中学由自己的老师在线上课不同,余琴老师所在的湖北大悟思源实验学校实施的方案是,学习好未来面向全国推出的校内同步免费直播课,并对初三年级辅以定制内容的“双师课堂”。由于不能像在教室一样上课,学校将“双师课堂”改为了录播课,统一时间同步学习。

      “其实,我们做了两手准备,如果免费直播课跟我们的情况不太相符,我们就开始自己上直播课。”余琴说,2018年大悟思源实验学校曾因大雪封路而停课,那时,学校就已经实施过直播授课。“当时我家的设备比较齐全,小区其它老师还会到我家来给学生上课。

      不过,第一天的免费直播课结束后,学校就决定,用免费直播课帮助学生们复习。“初三其实新的知识已经学完了,主要是专题复习,知识点都类似,而且直播课的老师语言比较风趣幽默,还有奖励机制,学生们都很配合,也很认真。

      2月2日晚上,大悟思源实验学校定制内容的第一节双师课堂如期进行。课程持续两个小时,结束时已经21点多。之后学生们陆续在群里发笔记截图,发反馈。余琴做完汇总,发现已经将近23点了。

      “短短的时间内,学校能够组织在线学习有序展开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不过看到学生们很拼的样子,我们也很感动。”余琴说。

      

      “在线开学潮”在全国出现

      除了湖北之外,北京、浙江、河北、山西、山东、安徽、重庆等地,高年级学生都已经陆续“在线开学”。

      “受延迟开学影响最大的群体就是毕业年级的学生”,北京市教委副主任李奕做客《教育面对面》时说,“特别是今年是北京实施新高考的第一年。

      2月1日,北京十二中高三学生正式“在线开学”。对于在线上课,北京十二中也不陌生。

      “以前北京雾霾严重的时候,我们就曾用过在线课堂。”北京十二中教学主任侯爱琴告诉多知网。2016年,北京市启动入冬之后第一个长达五天的雾霾红色预警时,北京十二中便尝试实施远程教学。因此,这次北京十二中高三年级“在线开学”相对比较顺畅。

      “在线开学”,有所行动的,不止一二线城市。

      同在2月1日,晋西南的一个五六线小县城,高二学生孟博也在早上8点半准时进入了语文老师的钉钉直播间,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在线上课,感觉非常新奇。

      早在1月28日,孟博所在学校就已经发布通知,全面启动“在家上课”行动,利用互联网实现原班级、教师、学生不变,教师和学生“在家上课”。

      “通知全班学生明天要正式开始在线上课了!”1月31日下午,接到班主任电话后,身为班长,孟博立刻开始行动,帮助同学快速熟悉在线上课平台,为第二天的课程做准备。

      \

      从早上7点早读开始,到晚上9点晚自习结束,全天六节直播课穿插多个自习时间,在家上课期间,孟博的课程已经安排的满满当当。

      \

      除了像孟博这样由自己老师在线上课之外,一些市级教育局也推出了由名师上课的“空中课堂”。

      2月1日,临汾市高三年级网络在线教学专题讲座播出,此前,万朋教育相关工作人员24小时连夜帮助临汾市60所高中高三年级师生创建开通了将近4万个账号,让学生在家通过手机端或电脑端登录课后网便可在线听课。

      2月1日这一天,临汾市物理、语文、历史三门学科的名师分别带来了“电磁感应”、“现代文阅读”、“客观题”三个专题的讲座。这样的学科专题讲座,将会一直持续至2月14日。

      “临汾市教育局专门将一间房间用作名师的在线课堂直播间。”一位工作人员提到,临汾市教育局也会有相关工作人员作为助教,随时为讲座名师提供帮助。“需要在线上课的名师们,也都会尽可能到教育局来上课,大家都是抱着做公益的心,老师们能克服的困难,都会尽力自己去克服。

      线上上课,挑战犹存

      “现在已经高二了,有了在线直播课,至少不会让孩子在家荒废时间,早点重新进入学习状态。”线上上课虽是特殊时期的无奈之举,孟博妈妈看到孟博在线上课也感觉很新奇,同时也对能够拥有在线教育平台感觉非常庆幸。

      在线课堂在这个关键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依然存在挑战,多知网在与老师、学生们的交流中发现,挑战主要来自四个方面:

      1、 很多老师没有接触过在线教学,自身信息化素养不同,接受程度也各不一样。

      “最初说要用线上上课,我心里咯噔下,比较怵,因为这算新鲜事物,我第一次接触。”河北省邯郸市某高中一位数学老师说。尽管研究生毕业,从教4年,这位老师对于接触在线教学,依然有点紧张。“刚开始真的不适应,就像在自言自语,加上互动之后,才好些。

      重庆十一中高三语文老师隋老师在1月29日这天完成了自己的“在线第一课”,这对隋老师而言并不容易,30多岁的隋老师之前很少接触在线教学,十分紧张,尽管腾讯课堂已经对老师们进行了多次培训,但隋老师一直担心自己操作不熟练,会影响教学质量,开课前4天,她一直在调整改进。直到开课前,隋老师也还在向培训师请教问题。

      “如果要全国在线开课的话,教师培训也是一个挑战。”泉州一中一位老师表示。一些年龄较长的老师,如果要在线开课,流程方面可能需要手把手的去教,或者配备助教。

      2、教师需要思考,如何持续抓取学生的注意力。

      第一天上课,学生们可能还会感觉比较有热情,但这种热情可能不会持续很久。

      “教学需要交互、语言、肢体、眼神,线上授课将师生间的情感交互弱化了,学生的展示机会也被减少了,尤其是在大课里面,学生们被抽到发言的机会也很小。”孙奇誉说。

      孟博所在的学校,由于决定在线开课时间比较突然,老师们重新备课的时间也比较紧张,很多老师还没来得及重新备课,在线上课的内容都是年前已经确定好的,而且老师们由于在线上课经验比较欠缺,还在和学生一起摸索。在线开课第一天下半场,孟博已经略显疲态,“有的时候会走神,感觉无聊,因为不能像在教室那样和老师互动。

      孙奇誉认为,老师可以思考从三个方面去抓住学生注意力:

      首先,最重要的是优化备课,想办法去落实学生有没有在听,增强内容的串联性;其次,老师要注意加强和学生的交互,增加互动环节,增强交互的突击性和随机性;第三、一课一练,课后要及时用作业来巩固。

      3、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会影响学生视力。

      学生在线上课,需要持续使用电子产品,孟博每天在线6节课,加上线上作业,至少需要使用电子产品5个小时。

      北京某校副校长对于在线开课,比较担心的一点是学生的视力,“主要问题是手机太小,不利于长时间观看,不是所有的家庭都可以智能电视投屏”。北京十二中教学主任侯爱琴表示,北京十二中课程设计中穿插了体育课、家务劳动课、心理健康课及亲子阅读课,尽量去降低长时间使用电脑对学生视力的影响。

      太原市高三年级在线教育启动后,太原市教育局专门针对“在线上课”开展了媒体见面会也提及了学生的视力问题。

      太原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市教育局要求,教师在授课期间,尽量减少学生观看屏幕的时间,减少“观课”采取“听课”,尽量压缩眼睛直视屏幕时间,每节课后要做眼保健操、并望向窗外远方。网络体育课要组织学生进行适合在家进行的体育锻炼,并布置体育作业。对于小学低年级的学生,或将采取不固定时间的方式,让学生根据实际情况,观看中国教育电视台相关免费资源。

      4、没有白板、触控笔,黑板、粉笔等演示设备。

      “我们原本可以给老师准备一些手写板的。”孙奇誉说,由于事发突然,很多老师手头的设备并没有这样的设备。

      重庆十一中采取的方式是,老师提前将解题过程在白纸上写好,用手机拍下来,在直播教学中分窗口呈现,方便学生理解。特殊时期,老师们都在竭力虔心的去解决困难。

      不过,在线上课也只是特殊背景下不得已的举措。“线上教学不可能取代线下教学,教育信息化是用来辅助教育的,帮助老师从繁琐、低端的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让老师有更多的时间去发挥自己的智慧。”孙奇誉说,“经此一役,我们校长也再一次充分认识到了学校发展教育信息化的重要性。

      事实上,不仅是这位校长,教育信息化在当下节点发挥的作用,大家有目共睹。在线教育的迅猛发展,让教育在应对突发情况时也变得更加自如。

       【相关深度报道】

         疫情中的教培市场:转型在线,活下去

         培训机构纷纷转在线小班,权宜之计还是长期战的开始?

         对话亲历非典创业者:17年前那场灾难让教培行业学会了什么

         场馆依赖度高的素质教育,如何对抗风暴眼?

         他们,已经线上开学!

       【政策】

        杭州释放最强停课官宣:疫情不结束,杭州不开学!

        教育部:将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希望社会力量积极参与配合

        教育部:各地原计划正式开学前不提前开始新学期网上教学

    新沂录荡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